人間自有真情在

     我叫劉蘭華,今年40歲,四川巴中人,2009年1月1日有幸進入贏家。在這里,良好的生活環境、工作氛圍,同事之間和諧相處,不是親人勝似親人,讓我找到了家的感覺。我有一個兒子,一個女兒,他們都在四川老家生活,雖然經濟條件不是很好,但是一家人健健康康,和和美美,讓我感受到了生活的幸福。


     不幸的是,生活中總是有意外降臨。我兒子姜治安于2010年(12歲)患病,發病時關節腫痛,臉耳手腳長斑、脫屑、行走艱難,身上伴有多個大小不等的淋巴結。因這種病比較少見,在當地市人民醫院和多家醫院都沒查出病因,導致兒子病情逐漸加重。最后醫生建議去三甲醫院查看。


     那時我和老公都在深圳打工,決定把兒子帶到深圳北大醫院檢查治療。在北大醫院,醫生建議檢查了風濕免疫等項目,5天后才拿到結果。最后確診為“系統性紅斑狼瘡”。當時檢查出的指標是1300,把醫生都嚇了一跳,他說正常的是100-300。就馬上把我老公叫到辦公室,說怕病已進入了大腦,它是一種頑固性慢性疾病,會累及全身的各個器官,必須每月定期復查各項指標來了解病情。而且要打針、調藥、且終身吃藥(主激素),吃了會長胖,胖得會變樣,而且還有副作用。會傷及肝、腎、胃、眼睛,還會高燒幾天不退,不能照射陽光,白天盡量不出行,病人最重要的是要保持樂觀心態,沒有壓力,否則會引起復發或加重。


     我們聽到這個殘酷的消息,頓時感覺天旋地轉,晴天霹靂都不足以形容我們當時的感受。難以相信我們的兒子竟然得了這種不治之癥,可憐的兒子還這么小,就要被病魔折磨一生。就這樣在北大醫院住了十多天,而后又在門診治療了一年多,病情有所控制,由于醫藥費貴,吃住又得花錢,想到女兒又在家讀書,我老公只得帶兒子回老家去治療。

 


     2013年,兒子因為系統性紅斑狼瘡引發了睪丸炎、呼吸道感染,不能走路吃飯,由于當時病情嚴重,去成都需要七個小時顛簸,再加上我老公腿摔斷了已半年還未好,走路又不方便,我又在深圳打工不在家,所以就帶兒子去了我們市人民醫院。醫院沒有這種科室,醫生經驗也不足,治療三天不見好轉,反而病情加重,喝點水都吐,看到兒子疼痛難忍,我和老公心如刀絞,淚流滿面,決定轉院,立即租車去了成都華西醫院。


     華西醫院是四川最權威的醫院,好醫院病人多,門診、住院都要提前一個月預約,我們住不了院。最后只得進了急診科,急診室沒有床位,可憐的兒子痛得汗水大顆大顆地往下滴,也只能在椅子上坐了兩天兩夜,醫生見病情還是沒多大好轉,就叫我老公簽字,保命要緊,切除睪丸。


     當時我老公想到切除睪丸對我兒子的打擊會很大,他以后怎么生存?就決定不簽字。求著醫生說盡了好話,也許是一個父親的虔誠感動了他們,再加上我老公行走不方便,醫生便安排轉到風濕免疫科住院。風濕免疫科醫生見到我兒子的狀況很是同情,便請來了專家,經過專家精心研究治療,病情得到了緩解,讓孩子從驚險到無險,我們深深感謝醫生們對兒子的關愛。


     意外的是,2014年6月,兒子因為系統性紅斑狼瘡又引發了腦梗塞,左側大腦前動脈閉塞,導致右邊癱瘓,不能行走、自理、記憶力下降、說話不清。當時把我老公嚇得不知所措,沒加考慮就直接租車去了華西醫院進了急診科。醫生說是紅斑狼瘡急性腦梗塞,病情十分嚴重,下了病危通知書,我老公只得含著眼淚簽了字。接著就給兒子買了輪椅,兒子在輪椅上坐了兩天兩夜。


     我老公看到孩子右邊身體不能動彈而又沒有床平躺一下,求主治醫生幫忙轉到神經內科住院,神經內科醫生建議我們自己去買20克丙球蛋白,丙球蛋白價格昂貴,20克就用了23000元。還好輸了可以加強自身免疫,再加上醫院又輸了血栓道,經過十多天的治療和康復訓練,孩子基本上能扶著床慢慢移動了。醫生說有所好轉,說要慢慢來,也許6個月,一年、兩年才能恢復。出了院再做兩個月的康復訓練,要定期復查腦部,預防血管再次堵塞,長期吃防血栓的藥?,F在基本上恢復得還可以,只是走路時一只腳輕一只腳重。


     由于生病的影響,兒子的記憶力還是不好,我每次給他打電話,他都支支吾吾想不起來,作為母親的我,這是最大的遺憾,我只能在遠方為他擔心而不能照顧他、安慰他。每次在他病重的時候都沒陪在他身邊,但兒子也能理解,所以他也很堅強。心里想我卻還對我說:“媽媽,你不用回來也行,我沒事,我能挺住。”他知道醫藥費貴,有一次住院護士送來欠款單,給他看到交了1萬元才兩三天又欠款了,他嘴里一直說著。最后我再也沒讓他看到過醫藥費用,希望這樣對他造成的壓力小一點。


     小小年紀的他經受了一次又一次的痛苦,可能是有些正常人一生都未體驗過的痛苦,而我們做父母的也只能眼睜睜地看著,不能為他分擔一點,這個病魔不但給他疼痛,還給他增加心理創傷,只不過他默默的沒有說出來。比如別的孩子能上學而他不能,別的孩子能出行游玩,而他只能早晚出去玩一下,再加上吃十幾種藥,每天三次,看得我都心疼,因為吃了激素,從原來的60斤到現在的120斤,他自己也覺得長得不好看,所以也不好意思跟別人相處。
其實最讓我擔心的是這個病魔到底要怎樣折磨我的孩子,以后還會發生什么,我多希望能治好他的病,無論花多少錢,即使是用我的一輩子來償還或是用我的生命來換回他的生命,我都心甘情愿。


     兒子由于系統性紅斑狼瘡蔓延,又并發了睪丸炎、腦梗塞,又增加了醫藥費,每個月都要去成都復診、復查。復查結果要5天才能拿到,所以一去就要八天,兩人往返路費660元,吃住又貴,加上醫藥費,最少也要四千左右,我老公在家又要帶兒子看病,照顧他飯食及各方面應該注意的,又是家務,還有女兒讀書,所以家里的開支只能由我來支撐。


     正在我處于痛苦和無助的時候,公司領導知道了我的情況,問寒問暖。第一時間幫我向愛心基金管委會申請了慰問金及資助金。


     元月31日上午,人事行政部王總監、唐主管、企業文化師為我送來了愛心基金慰問金及資助金10500元。王總監還鼓勵我要堅強面對人生的的風風雨雨,不管前路有多少困難,都要笑著面對。


     此刻,我有太多的感動,有太多的感激,感謝我們贏家。人生雖然坎坷痛苦,但我卻要自強不息,為了兒子我要鼓足勇氣不能倒下,堅強才能勝利。
 

 

三级片免费视频